【齐照】Adaptation【

齐照群实锤赌局祭品(虽然其实我迷路了…没能投到票。・゚・(つд`゚)・゚・

虽然一直以来都很想当普通人,但一时之间要适应没有超能力的生活是很困难的。无法事先预料到有谁会突然搭话,无法再用念力移动拿不到的物体,无法用念写快速的完成作业,以及…

就算没有心灵感应,他也知道自己背后肯定有许多恶毒的视线投射过来。新学期,新生活。看来需要适应的人,并不是只有他而已。

对于原2年3班的成员来说,完美少女常和他们这群怪人玩在一起,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毕竟她是那么的善解人意,就算是那个燃堂都能友好地与他相处。因此,和齐木楠雄这样相对正常、只是好像跟燃堂有谜之关系的人一起同组作业,也没有让人觉得有什么特别奇怪的地方。

无论是修学旅行、美术课的分组、还是一起担任文化祭的执行委员时,他都不曾受到任何恶意的对待。当然,那也是因为有超能力在,就算有那种意图也能轻易避开的缘故。

“齐木,今天早上似乎不太平静呢,我感受到了DarkReunion正在蠢蠢欲动着…”

他对他们点点头,就像以前一样。若是在过去,他会面瘫地在心里唉声叹气;现在,他依然面瘫地在心里唉声叹气,但总感觉有他们在身边的日子似乎没有那么灾难了。

有时候,世事就是如此的讽刺。在拥有心灵感应的时候,他比任何人都清楚明白他们的心声,却也比任何人都不了解他们的真心。在真的听不到心声之后,他才好像有些能体会到他们无论如何都要纠缠他的理由。

正因为是笨蛋,他们对于他的冷淡回应都不曾在意过,总是自顾自地围在他的身旁。和其他人不同,他们不会为了照桥的事情针对他,把两个人都同等的看作朋友对待。即使在忍舞一同出游、他以异常的机率和完美少女同组时,虽然羡慕,他们的心声中也不曾出现一丝恶意。

他还有很多秘密瞒着他们,而他知道坦白的那一刻总有一天会到来。说实话,如果说完全不会紧张,那一定是骗人的。不管有没有心灵感应,他都没有办法完全预测他们的反应。但他相信无论是哪一个秘密,他们都一定会像那时一样接纳他,依然愿意和他做朋友。

那天是开学的第一个周六。他那对宝到不行的父母离家去参加动漫展,而不想浪费宝贵周末的儿子,以学习为借口独自留在家中。

他不可能预知她的来访,自然也就没有办法像以前一样准备对策。当然,假装不在家是一个方法,但他清楚的记得每一次不让她进门时都发生过什么事。

他沏好茶,她打开了自己带来的蛋糕盒。和上次相同,三块普通的蛋糕,以及一块心型的巧克力蛋糕。支支吾吾,她解释说那是老板送的。他对此并不怀疑;然而,这次没有游太了。

理智上,他知道自己实在不该给她希望,但对甜品的抵抗力并不是他作为超能力者的代价。因此当她双颊微红地将最大的蛋糕乘盘时,他认命的安慰自己--

战线全面溃败的他很快就屈服于毕生的弱点之下。化在口中的巧克力和微酸的草莓搭配地恰到好处,令他毫无防备的陶醉其中。就在他终于消灭蛋糕之时,他才赫然想起自己不该将她晾在一旁。回过头,发现她正紧紧地盯着他看。

这是他头一次意识到自己正和她独处一室。就算在自己还是个超能力者的时候,这种情况都能令他有些忐忑不安,更不用提他现在完全听不到她的心声。

视线相交的那一刻,她很快地别开头。从她的侧面,依然可以看到微红的面颊和耳根。

听到这里,他恍然大悟。在图书馆的事情后,她再也没有和他有过任何不必要的接触。若是在以前,她没有被人墙包围时,总是会找机会和他搭话。对于她这样突如其来的转变,失去心灵感应而不明所以的他,总觉得有些焦虑。

她比任何人都清楚,她的巧克力能够引发第三次世界大战;她比任何人都明白,他们之所以这样对待他,都是因为她的关系。

正是因为这样,她才会减少了和他在学校中的接触,免得他多受责难。以往她会以道歉为由借故约他出去,现在却是直接带了蛋糕来访,大概也是基于同样的理由吧。无论如何,那些针对他的恶言恶行都不会是她的过错。

“大家都很担心喔…感觉齐木君,开学以后不止外表,整个人都和以前不太一样了呢…”

实际上,小妖精们的确比以前都更缠人了。下课的时候、午餐的时候、放学的时候,甚至连他去厕所的时候都要跟着,只差没有来接他上学而已。他了解在他受到那次对待后,他们关心并想保护他的心态。

他忍住一声叹息。虽然失去了超能力,但他并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幼童,没有虚弱到需要女孩子来保护他。下意识的使用超能力来应对情况,让他的反应比普通人来的更慢。如果能够适应不能使用超能力的日子,如果不是怕让自己太过显眼,老实说那些小混混他还是有自信能够收拾的。

到底为什么会这样啊!是因为他最近受到不少攻击,让她过于焦虑吗?是因为他没有责怪她的安心感,让她脱口而出了吗?还是因为他吃了那个蛋糕,给了她某种程度的暗示呢?

【这反应…果然一时冲动吧?就算有心灵感应也防不了吧?……果然敌不过照桥桑吗…?】

问题是,如果只是单纯友好的接触,都能让他受到恶意针对;要是真的公开交往的事实,后果简直难以想像。

放学后协助老师收拾教具而花了点时间。在偏僻的特殊教学楼内,小妖精们都不在身旁,两个面露敌意的家伙挡住了他的去路。

即使被两人堵住,他也没有特别的惊慌或害怕。在没有超能力后,不能事先避开固然烦人,但如果是对付这种正大光明的找碴,他要对付他们简直绰绰有余。

似乎承载了多年超能力所造成的影响。即便在失去了超能力后,他的智能、体能和反射神经等,依然远优于常人。虽然他曾吐槽自己会把柔道变成蹦床大赛,但撇除惊人的怪力和身体强度,他依然有靠技巧战胜灰吕的自信。

虽然将他们暴打一顿是最简单的方法,但暴力只会领向暴力,终究造成没完没了的循环。若是在以前,他肯定会用心灵感应找来老师介入;但现在单靠自己的话,不让对方受伤又能安然撤退的方法似乎不存在。

在他注意到身后传来脚步声时,已经有些迟了。勉强侧身一扭,躲过了袭向后颈的一棒,但右肩仍然传来了一阵剧痛。

虽然没有失去意识,情况却相当不妙。勉强躲过了正面挥来的一拳,已经没有余裕去考虑不让对方受伤的事了。趁着攻击者因为用力过猛而失去平衡的空档,他对准后颈就是精准的一记“咚”。

为了不再遭受伏兵袭击,他将背贴墙壁,肩上的剧痛已经转变成了阵阵的抽痛。右手有些使不上力,单手的话很难兼顾攻击和防御,更不用提对方还持有武器。

虽然他那超乎预料的打斗技巧似乎让对方受到了短暂动摇,但他们很快就意识到自己仍然占有优势--

前一刻,原本还露出恶意笑容的两人,突然面色发白。即便想伪装成友好的样子,倒在地上的一人和握在手上的球棒,都是无法否认的铁证。对于这些为了照桥心美而找他麻烦的盲信徒来说,没有什么比被自己的女神看到丑恶的一面、被她斥责和唾弃来的更糟糕的了。

然而,她连看都没有看他们一眼,只是眉头微皱地小跑到他身旁,担忧地检查他的伤势。

“抱歉啊,楠雄。那个眼神清澈的变态不知道上哪去了,所以要找到可靠的帮手花了点时间…”

也许是因为这样,虽然恶毒的视线和话语仍无可避免,针对他的暴力事件却再也没有发生过了。

在模拟考试结束的那个周六,她向他发出了邀请。尽管遭受注目依然让他觉得厌烦,但无论在哪个时空背景下,能够抵抗甜品诱惑的齐木楠雄终究是不存在的。

店员将他们带到了一组角落的座位旁,从上头的装饰看得出是特地设计给情侣使用的。也正是因为如此,那提供隐私的隔间挡板确实让他安心了不少。

摊开菜单,毫不犹豫地先来一个咖啡果冻再说。在加点了三个蛋糕和两杯咖啡之后,他的目光被一个华丽至极的巧克力总汇芭菲给吸引住。

“这个是我们店内情侣限定的特殊商品喔!因为有太多先例了,所以非常不好意思,能请两位证明一下吗?”

他看着菜单下注解的“证明方式”,忍不住瞄了她一眼;而她只是面颊微红,眼神无辜地回望着他。

虽说是情侣,交往至今他们所做的也只有牵手和拥抱而已。由于在学校必须低调,因此只有在周末两人独处学习时,她才能在短暂的休息时间内对他撒娇。

在这个他一直都是被动的关系中,如同友情一般,他也逐渐体会到爱情的感觉。在他们开始交往之初,他就曾问过“和我一起在家里学习不会无聊吗”,但她只是笑着回答“和齐木君一起的话,不管做什么都很有趣喔”。

对于只是单单和喜欢的人在一起就感到幸福的她,满足这样一点小愿望也是应该的吧?

他些微地向后退开。在她湛蓝色的眼眸中看着自己的倒影,然后,是她那耳根发红的侧脸。

或许是因为他迟迟没有拉开距离。数秒后,和刚才一样的柔软贴上,只不过这次是由她发起的。

残存在脑中的部分理智告诉他,那是不可能的。但在此时,他已经无暇去顾及一切的合理性。

轻轻的用舌头描绘她的唇,在她的惊呼下入侵。挑着她的舌,与之共舞。在氧气即将耗尽的时刻,些微拉开距离,换个角度再次贴上。

在自己还是超能力者时,每次经过情侣身旁时,就被动的接收了这方面的知识。一直以来,他都没能明白为什么会有人想和其他人交换唾液--直到这一刻。

那是一种直上脑门的快感,从他们接触的地方惯过全身。明明在味觉上没有任何的甜感,大脑却沉溺其中,无法自拔。

他相当庆幸自己已经失去了心灵感应的能力,想必她的大脑现在正以不输明智的速度在运转着吧。

望着面前那造成这次“灾难”的芭菲,他抓起勺子,挖了一口冰淇淋吞下。冰冷的软块顺着喉咙滑入胃中,些微的缓解了高居不下的体温。果然失去了控温能力也是很麻烦的。

过山车、鬼屋、咖啡杯、海盗船,各式各样的游乐设施,以普通人的身份去体会,让他有了完全不同的感受。当然,她依旧没能拿下他的哦呼。

唯一没能好好享受的,就只有摩天轮了。因为在它升上最高点前,他们早已无心去在意外头的风景。

事后想想,照桥家掌上明珠的18岁生日,宅内却空无一人,就连变态妹控都无法脱身逃回国内。

无论试过多少次,自家女友的手艺总是让人赞不绝口。他们一起窝在照桥家的客厅沙发上;她抱着一小碗手工巧克力,心不在焉地转着频道看。

在解决了两个咖啡果冻后,他将注意力转移到了她手中的甜品上。伸手抓起一颗就往嘴里扔,一咬下去,浓烈的酒味在口中扩散开来。

他被这突如其来的剧烈液体呛到。当他的呼吸终于缓解过来时,才注意到她那有些紊乱的呼吸和绯红的双颊,证实他的猜测果真不假。

他原本就是圈着她坐的,双人沙发上没有任何多余的撤退空间。她几乎是将整个上半身的重量都往他身上压,手臂搂着他的脖子,柔软的部位就这样挤压在他的胸口上。

他抓着她的肩膀想将她推开,但却来不及躲过她吻上来的唇。浓烈的酒味透过她传入了他的口中,她挑着他的舌,熟练地瓦解着他的自制力。在这短短的数月中,他在不知不觉间已经习惯了和她的亲密接触,沉溺其中而无法抗拒。

原本抓着肩膀的手臂滑到了她的脑后和腰间。就像稍早在摩天轮上一样,他用同等的热情回应着她。

当他们再次分开时,他的理智已经所剩无几。望着她那对丝毫没有迷茫的双眼,他知道她其实没有醉。那些酒似乎只是给她壮胆用的,同时,那也正是让她可以彻底卸下完美少女矜持的借口。

老实说,对于这个任务他也是千百个不愿意。但女友大人亲自“拜托”,无论如何他都不能搞砸。

只被赋予了带人的任务,他对剩下的细节一概不知。但看到三张双人沙发,三个女生又各占一个,不需要心灵感应也能看透他们的计划。

相卜率先发起攻势,拉着洼谷须到沙发上坐下。由于他那硬派的男子汉风格是不会对女孩子动粗的,因此他只能手足无措的任由她摆布。

海藤惊慌地看着他认命的在笑容满面的学园女王身旁坐下。而这样自然他就只剩下一个选择--

作为在场唯一冷静的男性,他淡定的拿起了食物的菜单。点歌什么的他丝毫不感兴趣,而且那也是她们狩猎要使用的武器,他可一点都不想搅和进去。

虽然超能力的事在确定没有复发后就告知了所有的小妖精,但除了少数人以外,他们的恋情依然还是秘密。

相卜命和他以前的关系自然不用说;除了彻底斩断她的追求外,作为超能力者的她迟早有一天会发现也是原因之一。

鸟束零太在他们交往隔天就跑来恭喜他童贞毕业,而且又擅自以“传授撩妹技巧”为由拜他为师。

最后他亲口告诉了明智透真;因为要是他对他们的关系起了兴趣,擅自胡乱调查什么的就麻烦了。

他一边享受巧克力在口中化开的感觉,一边望着她高唱“AngelWink”。

在作为超能力者的时候,他就算不刻意也会唱的和原曲一样,因此永远都是满点。在失去了超能力后,幸亏是音感什么的都有保留下来,倒还不至于太糟;但果然在完美少女面前,他无论如何都敌不过。

疲惫的挖起一口冰淇淋吞下,他现在需要甜食来好好的慰藉自己。心满意足的她则挨着他坐,望着他那还有半杯的芭菲。

看着她那闪闪发光的双眼,不想再给机会做什么处罚游戏,他很顺手地将汤匙递了过去。

就像平常一样,他本来没有意识到什么不对劲,直到他注意到海藤手指打颤的指着他们。

毕竟两人在吃甜点的时候也常这样分着吃。但刚才一时之间精神疲劳太大,一不小心忘了这些家伙的存在。

想到这里,身体的反应比大脑快,他直接揽过她的腰。虽然惊呼了一声,但她没有抵抗。就像平常一样自然的倚着他。他无意在他们面前做出任何更亲密的举动,因此只是单纯地点了点头。

简单地描述了他们交往的情况,他必须庆幸男性在这方面没有女性热衷-起码这两个家伙不会。洼谷须虽然有些惊讶,但很快的接受了;而海藤的耳朵感觉都冒出气了,一句话也没能挤出。

要是在平常,他大概会被梦原和相卜逮到机会揶揄到死。但毕竟这场聚会是有着其他目的,所以他们很快就被她们转移了注意力。

【的确呢,也该跟燃堂、灰吕、才虎和目良桑说呢。虽然那个笨蛋能不能保密还是个问题。】

在高中二年级前,除了巧克力和爱情的心声特别多外,情人节对他而言和平常的日子无异。在高中二年级时,每一个情人节都是和巧克力做的很好吃的照桥心美玩捉迷藏的日子,因此简直是代表性的灾难日。

神明根本懒的洗牌了。无论换了几次坐位,他的身旁永远都被小妖精们团团围住,而她自然都会坐在他的隔壁。由于有了小妖精们制造的庇护(?),在下课时其他男生也没办法围着她;但走廊上又是一回事了。

但即使这么说,人墙的厚度依然丝毫没有减少。他恼火的在走廊转角观望着,不知该庆幸还是恼怒他没有超能力。如果现在还有的话,大概会引发一场校园血案吧。

他吓得跳了起来,猛一回头看到了燃堂、海藤和洼谷须。虽说已经习惯普通人的搭话,但在背后突然出现的话,果然不管怎么样都无法适应。

他比谁都还不希望看到这样的情况发生,但他们的关系之所以低调已经不单纯是超能力的问题了。虽然他一点都不想感激他们,但心美命的确达到了足够的喝止效果。然而,如果被人知道他们之间的交际已经超过了朋友关系的话,有多少人会因此战胜被肃清的恐惧,那就不得而知了。

他整个早上都焦虑不安,对于他们看着她的那种期待眼神感到不满。因此反而忽略了最明显的事,那就是把她从人群中解救出来。

周围的男生以杀人的眼神瞪着他,仿佛在呐喊着“现在谁管试题啊”。但本质上他们还是高三学生,而她笑容满面的跟着他回到了教室,他们也无法多说什么。

在圣诞节以后,梦原和相卜的攻势也没停下。以“复习”之名而组了一个正大光明的读书团,成员必然有他们六个。灰吕和明智也有时会加入,但燃堂和目良都不打算报考大学;至于才虎家的财力自然不需要考试,鸟束则是表示他不想“浪费和女生相处时间”。

其他课余时间里,她总是和其他女生在一起,帮她拒绝那些赶不走的人。而剩下听不懂人话的家伙,就由跟在稍远处的男生们处理。

“哼,别担心,亚莲。要是有哪个愚昧之徒敢靠近,我就用‘黑炎’将他烧个精光…”

越接近放学时间,他的焦虑反而越深。即使人群的骚扰减少了,视线却是无法避免的。

若是在往常,他们会一前一后的离开校园。但今天就算有其他人陪着,他都不可能把她独自留下。

放学后,由于许多学生必须参予补习或社团活动,她可能受到的骚扰也几乎都消失了。但他依然放不下心。

在她笑容满面的挽着他的手臂、拒绝了其他人的拍照请求时,在场的男性都开始失声痛哭。

若是其他伪造的消息,那也许她还能做点什么;但唯独和他的关系,她怎么样也无法否认。

多方比较以后,她挑出了两间房。在完美少女的筛选下,两间的价位、环境、空间、交通、格局等都相近,也难怪她会犹豫不决了。

这对他而言一样是个难题。他对生活的要求一向简洁,内装什么的也没有特别偏好。

每当她抛出这种问题时,他总会怀念心灵感应的存在。但日子久了,他也逐渐明白,其实无论选什么她都会笑着接受。因为她想要的并不是她的复读机,而是他是他自己做出的决定。

闭上眼,在脑海里描绘出方才参观过的两间房,试着将它们重叠比较。片刻之后,他睁开眼,指了指其中一个。

接过她递来的麦茶,坐在沙发上看着她忙进忙出的身影。对他而言,搬运那些行李并不是什么太过劳累的事,但她还是坚持要他休息一下。

啜了一口麦茶,他看着她将东西取出,收纳在适当的位置,并在手机上记录需要采购的物品。虽然箱子都还堆得到处都是,他却能轻松地想像出他们未来四年的生活。

虽然已在慢慢适应普通人彼此互相扶持的生活,但大部分的时候,他仍是喜欢独立作业。

当他不再介意地依赖着她,而她不再害羞地亲近着他时,那是个再明显不过的结果。

她还记得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她就对他很感兴趣;若不是之后发现了那个人的存在,她也许就会转而追求他。

我不知道曾经有没有说过,我真的很喜欢D的文风。做一个【我觉得很恰当的】比喻吧,一切的文笔和描写都犹如手术刀那样精准,多一分会让我产生不现实的出戏感,少一分又会让我觉得太过冷漠没有感情。这篇文也一样,全文看起来都完美的在你的掌控之中,但是又并不显得机械刻板,在各个细节上都能感受到属于这个故事的叙述者对自己的主角深刻的了解与脉脉温情,这样真的就是刚刚好,是我喜欢的模样,也就是他们的模样。

我其实很喜欢这篇文里,齐木对小妖精们的态度,还是会觉得“烦人”,但是行动间却也在笨拙地慢慢接受他们的感情。对于一个傲娇来说,这已经算是很大的进步了吧。

对心美其实也是。“反正我是对抗不了她的。”“否决权,他一开始就没有。”他是“不能”反抗,“被强迫”所以没有否决权吗?当然不是。就和原作一样,他只是找了个借口来掩盖自己的不想反抗而已。

这里说个题外话吧,D把齐灾的各个主题曲的完美插入真的让我先是捧腹大笑然后拍案叫绝。身为完美美少女的男朋友的他,当然已经做好了与世界为敌的觉悟,他早就在注意着她,其实何须照桥心美说出口呢,前任超能力者是这个世界上最了解她的人。即使看不到希望,她也一直努力地跑向他,从未放弃缩短过和他的距离。这样的恋恋不忘,在最后自然迎来了回响。虽然齐木嘴上绝不会承认,但是他也有在慢慢靠近着心美啊。

然后让我夸一波D的车技,太稳了,堪称绝妙,是我这辈子都不敢企及的那种。不管是初体验还是齐木的吃醋,都看得我一脸姨母笑【。】天时地利人和,爱与欲自然而然地融为一体。我想献上我最高的评价,不是为了肉而肉,就像是奶油蛋糕上的草莓一样,匹配地极其出色,浑然一体。又像一个最顶尖的厨师,把尺寸,篇幅,描绘,感情这几种元素随心又恰到好处地分配,最后制成让人绝对无法挑剔的大餐。

时间限制问题,我也没法说得太多了,其实我觉得我这篇“长评”全篇都是语无伦次地瞎几把吹水,但是有一点,我的喜爱绝对是真的。

虽然就结果上来说还是有点特别,但是齐木楠雄最终变成了他最想变成的“普通人”,有亲人,有挚友,有爱人。他不必隐瞒,也不再冷眼旁观。他走下了“神坛”,却活得更加轻松自在,他会拥有最平凡的幸福,这一点我不会怀疑。

我不知道曾经有没有说过,我真的很喜欢D的文风。做一个【我觉得很恰当的】比喻吧,一切的文笔和描写都犹如手术刀那样精准,多一分会让我产生不现实的出戏感,少一分又会让我觉得太过冷漠没有感情。这篇文也一样,全文看起来都完美的在你的掌控之中,但是又并不显得机械刻板,在各个细节上都能感受到属于这个故事的叙述者对自己的主角深刻的了解与脉脉温情,这样真的就是刚刚好,是我喜欢的模样,也就是他们的模样。

我其实很喜欢这篇文里,齐木对小妖精们的态度,还是会觉得“烦人”,但是行动间却也在笨拙地慢慢接受他们的感情。对于一个傲娇来说,这已经算是很大的进步了吧。

对心美其实也是。“反正我是对抗不了她的。”“否决权,他一开始就没有。”他是“不能”反抗,“被强迫”所以没有否决权吗?当然不是。就和原作一样,他只是找了个借口来掩盖自己的不想反抗而已。

这里说个题外话吧,D把齐灾的各个主题曲的完美插入真的让我先是捧腹大笑然后拍案叫绝。身为完美美少女的男朋友的他,当然已经做好了与世界为敌的觉悟,他早就在注意着她,齐木楠雄的灾难人气其实何须照桥心美说出口呢,前任超能力者是这个世界上最了解她的人。即使看不到希望,她也一直努力地跑向他,从未放弃缩短过和他的距离。这样的恋恋不忘,在最后自然迎来了回响。虽然齐木嘴上绝不会承认,但是他也有在慢慢靠近着心美啊。

然后让我夸一波D的车技,太稳了,堪称绝妙,是我这辈子都不敢企及的那种。不管是初体验还是齐木的吃醋,都看得我一脸姨母笑【。】天时地利人和,爱与欲自然而然地融为一体。我想献上我最高的评价,不是为了肉而肉,就像是奶油蛋糕上的草莓一样,匹配地极其出色,浑然一体。又像一个最顶尖的厨师,把尺寸,篇幅,描绘,感情这几种元素随心又恰到好处地分配,最后制成让人绝对无法挑剔的大餐。

时间限制问题,我也没法说得太多了,其实我觉得我这篇“长评”全篇都是语无伦次地瞎几把吹水,但是有一点,我的喜爱绝对是真的。

虽然就结果上来说还是有点特别,但是齐木楠雄最终变成了他最想变成的“普通人”,有亲人,有挚友,有爱人。他不必隐瞒,也不再冷眼旁观。他走下了“神坛”,却活得更加轻松自在,他会拥有最平凡的幸福,这一点我不会怀疑。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versicherungs-preisvergleich.net/,齐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